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二章 断尾(1/2)
    曼达把三头犬的尾巴割下了一截。

    三头犬的尾巴有六尺多长,被曼达割下来这一截差不多有一尺。

    不是因为三头犬大意了,而是祂并不担心曼达从祂背后下手,祂是真神,一个五阶信徒在祂面前和一个婴儿没有太多分别。就算祂把尾巴伸到曼达面前,用凡间兵器都割不破祂的皮。

    可祂没想到曼达有如此锋利的手指,锋利到了祂只感到些许凉意,竟没有感受到疼痛。

    等祂感受到疼痛时,曼达已经把断尾收进了背囊,正准备跳进冥河里。

    三头犬挥起巨爪把曼达拍倒,这一次,祂下了重手。

    曼达被拍在了岩壁上,那感觉已经不能用疼痛来形容了,他像一张肉饼一样从岩石滑了下来,身体随着岩石的棱角上下起伏,整个过程丝滑而顺畅。

    三头犬缓缓走向了曼达,所有的头全都钻了出来,所有的眼睛全都注视着他。

    虽说伤得很重,但不是没有逃跑的可能,曼达还能站得起来,只是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跑得过三头犬。他在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可貌似他等不到了。

    这次不会再有戏谑,也无法再分散三头犬的注意力,曼达清楚的感受到,现在的三头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了他的命。

    最大的那颗头准备先把曼达叼起来,然后再由其他的头把曼达撕成碎片。

    祂不会给曼达反击的机会,也能保证曼达绝对逃不掉,曼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个。

    当五十张血盆大口一起逼近曼达的脸颊,曼达把背囊里的黑水晶拿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这东西该怎么用,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但这是曼达唯一的机会。

    当水晶出现在面前的一刻,三头犬原本张开的大嘴合上了。

    祂像遭遇了噩梦一样,打了个哆嗦,发出了咆哮。

    准确的说,是五十声咆哮,声音整齐一致,就连曼达也听不出任何分别。

    祂的断尾还在流血,祂的愤怒仍未消退。祂没有上前也没有后退,一百只眼睛依然盯着曼达。

    曼达摸索着地面,艰难的撤回身子,慢慢站了起来。

    三头犬的爪子抓挠着地面,祂在警告曼达不要乱动。

    曼达没有理会祂的警告,一步一步走向了岸边。

    三头犬好几次想冲上来,可看到曼达手里的黑水晶,始终有些犹豫,直到曼达跳进了阿刻戎河,祂一直留在了原地。

    说来真是滑稽,曼达至今仍不知道这块黑水晶的用途,却靠着它救了自己一条命。

    在河底一通狂奔,曼达靠着一口气冲上了对岸。

    他躺在岸边喘息,三头犬还在对面望着他,也许是祂不能跳下冥河,也许是祂惧怕曼达手里的水晶,总之祂没有追过来。

    即便如此,曼达也不想再看见祂,他拿着水晶,沿着河岸原路返回,直到三头犬彻底在视线中消失,曼达才找了个角落坐下,拿出神像,等待赫尔墨斯的下一步指示。

    神像上不见半个文字,曼达试着向赫尔墨斯祈祷,但无济于事。

    他拿着三头犬的一截尾巴,自言自语道“我已经完成了任务,难道你觉得这还不够长吗?”

    他试着用尾巴蹭了蹭神像,神像依旧没有反应。

    他又试着把断尾上的血滴到神像上,这一次,神像亮了。

    两行文字出现了,是琥珀丽文,绝迹多年的古文字之一。

    “如果你没有斩断三头犬的尾巴,继续和祂战斗,否则你无法离开冥界。”

    “如果你斩断了三头犬的尾巴,将它吃下去,你将晋升为六阶信徒,你将学会离开冥界的方法。”

    两句话,传递了大量信息。

    第一,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晋升,如果不是曼达拼死抓住了唯一的机会,他会被活活困死在冥界。

    第二,自己根本不在赫尔墨斯的注视之下,石像上的内容只是自动回复而已。

本章未完,点击↓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