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百零六章 反空间入侵(二)(1 / 1)

作品:《人类枷锁

黑色短剑遁入夜色之中,缓缓在天空中转了一圈,落入一个清瘦男子的手中,男子轻抚下剑身,喃喃道“我回来了!”

短剑流转着化为一条金属蛇沿着手臂攀到他的肩头,啾啾的轻叫几声,满是欣喜之意。

男子正是罗开,他跃上一颗树尖,抬头看着天上的星辰,世间万物给他的感觉再次变得不同,空气中的电磁波、辐射、以及各种微观粒子都清晰洞彻脑海。

每一次在生死边缘徘徊总会使他更容易忘却物我的界限,只有忘却物我的界限方可与万物融为一体,到了如今他才算是真正的初窥到了微观世界。

微观粒子并非只是一种物质能量,还具有“灵”的特性,宏观世界复杂多姿,微观世界也并非单调无味,当把一粒尘沙放大数千亿倍,其呈现的景象就是一个斑斓广阔的世界,无数电子云团般围绕着原子核运行,其景象与星空云河何其相似。

罗开意念一动,无数微观粒子被皮肤吸收,转化为生物能量修复改造着每个细胞,一股生机澎湃的感觉油然而生,感觉自己似乎有与它们融为一体的趋势,可以想象,当真正化为微观粒子的时候就是成神之时!

站在树尖上发了会呆,身心渐渐回归,思维意识拓展开去,整座城市任何细微的变化尽诸回馈进脑海,他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人类局势远远比预想的还要危险。

城市的地下潜伏着大量鼠类凶兽,无数阴暗的角落则徘徊着若有若无的黑雾,那是反空间的虚体生命,也就是鬼物,它们已经全面渗透进了这个世界。

由于没有实体存在,不会与光线发生折射,普通人类根本看不到这些诡异生命体,即便能够感受到也无法用物理手段伤害,它们对枪械刀兵完全免疫。

这些东西目前来看也没有什么特别强大的物理攻击手段,他们擅长精神层面的攻击,甚至于切断人类意识与身体的连接,意志薄弱的普通人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

军管状态的下的城市预警速度十分的快,也就十几分钟小区就被一队队士兵团团包围,两名军装男子查看了一下现场,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房间内到处都是破碎的脏腑器官,还有一大一小两具干瘪的尸体。

两人互看了一眼,朝着陷入呆滞状态的张文倩询问道“你是说你嫂子想要侵犯你?然后屋里突然出现了一把短剑剑把她给杀了?”

张文倩摸了摸脸颊的泪水,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迷茫的摇头道“不……不是,她肯定不是我嫂子,而且她……她死了之后身体里又钻出来个老太婆……然后又被那把剑杀死了。”

两只男子对视了一眼,道“好吧,情况我们都知道了,跟我们回去做个详细的做个笔录。

第二天,张文倩浑浑噩噩的的离开守备大队,哥哥和侄子都被那怪物杀了,家人都死完了,自己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守备大队的二楼,一名长着剑眉的男子站在窗口看着张文倩萧瑟的背影,眼中满是同情之色,叹口气道“又一个被祸害的家庭!”

身后一名穿着制服的男子也跟着叹口气道“是啊,这些异类可以穿墙入地,根本抓不到。”

虚体生命的出现当然也引起了高层的注意,害怕引起社会恐慌,所以一直秘而不宣。

人类之中也是藏龙卧虎,其中裁决司内最为神秘的天师道传人终于现身体术总会,教授了一种对付虚体生命的办法,其实就是在兵器上涂抹一种带有辐射性质的涂料,能够伤害到虚体生命的魂体,但这些生物警觉无比,稍有异动直接遁入地下。

房间内还有一名带着眼镜的青年女子,也皱着秀眉问道“李队,查出什么级别的虚体生物干的吗?”

李队回忆着道“根据现场和张文倩的话,这个虚体生命等阶必定很高,已经可以附身在人类身上,而且她作为高段体士也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恐怕具体实力不在体师之下,应该属于三级虚体生命。”

青年女人脸色白了白,目前人类把虚体生命分为五级,若是被一级虚体生命侵入,会变得烦躁或者抑郁,夜不能寐,生命力缓慢流失,并不会立即致死,而二级虚体生命会加速这个过程,这两级属于寄生性质的攻击,至于三级以上的虚体生命就可怕之极了,甚至连体师都会被侵入意识。

人类的身体会被外界病原微生物入侵感染,精神意识也会,严格来说虚体生命就属于一种精神病毒,面对这种直接攻击精神意识的异类,人类还没太好的应对办法,好在三级虚体生命很少出现,目前发现的也只有个位数。

剑眉男子沉吟着道“根据她所说,这个出手的人没有现身,只是隔空御使了一把剑就把这虚体生命斩杀,即便是体师也做不到啊……张文倩能量灌体程度已经到了五十以上,可以说是半步体师,但却连出手的是什么人都没搞清楚,唔……总之这人一定是个超级高手,小静,一会你去体术协会问下,是不是有厉害的体师来了北海郡,顺手把这个东西给除了。”

“好的。”名叫小静的女子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头儿,军部预警说有一大群冰兽可能要飞到北海郡,咱们能做些什么?”

剑眉男子深深的叹了口气“唉,凶兽群不是咱们能插上手的,我们就保护好市内几个重要的物资中心吧。”

……

张文倩满脸泪水,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不知不觉间走到一座大桥上,看着桥下川流不息的河水,突然生出了一种跳下去的冲动。

也就在这念头浮现的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人于天地间,似蝼蚁千万,任何生命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活着。”

张文倩茫然的睁开眼睛,朝身后看去,一名消瘦的男子站在身后,正是那名桥下的流浪汉,抹了抹脸颊上的泪水,凄凉道“一个人活着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算了。”

男子摇了摇头道“你不是为别人而活着,而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

张文倩不愿理他,转身朝家走去,走着走着,发现男子竟然跟在她身后,立即恼怒道“你继续回你的破桥洞去,跟着我干嘛?”

男子声音柔和了下来“你给我送过十二次食物,我想看看有什么可以帮你。”

“我不用你帮,你该干嘛干嘛去。”张文倩生气的道。

隔了一会,回头发现男子竟然还跟着她,看着他消瘦的体格心中不由得一软,现在这世道,恐怕没有多少流浪者的家庭能保持完整,便不再吭声。

回家后看着空空荡荡的房子,悲上心头,忍不住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男子站在门口看了一会,然后自顾自的走进屋开始打扫房间、清理血迹起来。

良久后,张文倩泪眼迷蒙的抬起头,看着重新变得干净整洁的房间,终于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转过头,一双深邃的双眼看向她,轻声回道“我叫罗开。”他如今已经可以应对邪神的隔空刺杀,不必在遮遮掩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