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战争(五)(1 / 1)

作品:《人类枷锁

距离信义港不远的一座小山峰,山峰上立着一座小凉亭,云赡端坐在凉亭中品着茶水。

他的对面坐着一名体型奇长的怪人,之所以说是怪人,只因为他满头的蓝色长发根根如手指头粗细,盘旋在肩头轻轻舞动,看起来有些渗人。

怪人抱着一本书正自摇头晃脑的看着,每次看到会心处总是不自禁的吟出声,港口传来的厮杀声丝毫不能打扰他的闲情逸致。

“云兄,这“道德经”当真是无上的瑰宝,每次看总能体会到不同的妙处。”

云赡品了一口茶,轻轻点头“每个人从中都可以从中领悟出自己的道理,普通人可以看到为人处世的生存之道,医学家可以看到其顺应四季节气而衍生的规律,政治家可以看到其无为而治的社会理念,你我却可以从中领悟出道法自然的精义!

怪人大声赞叹“好一个道法自然,看来云兄近些年又有进益。”

云赡摇头叹息道“虚度光阴而已。”

怪人想到了什么,神色一黯,静默了下来。

这怪人就是海族的离水圣者司空荣鸿,在数百年前就已进阶圣者,如今也已步入暮年,到了圣者那一步,想要再次突破自身的生命层次只一个选择,可以称之为化身合道,简单来说就是与自身所修的能量融为一体,是身体和精神的全面融合,彻底背离碳基构造,进阶能量体。

当进化为能量体生命后,身体所蕴含的基因本能会消失无踪,也就是说情感和欲望的源头断绝了,而生命一旦没有了欲望和本能那还是不是生命?

就是因为这一点,他们心中产生了大恐惧,迟迟不能有所进境。

“轰隆隆!”

一阵响彻天地的雷声打破了这里的寂静,司空荣鸿思绪回归,转头看向港口方向,那里凝聚着一团浓厚入墨的乌云,阵阵闷雷起伏不停,那雷声仿佛携带着一种震彻心灵的强大力量,即便是修为到了圣者这一步也感到心神震颤,只因为这雷声并非人力发出,而是天地意志的具体化体现!

司空荣宏脸色一变,讶异道“天地雷音!”

云赡也看向港口方向,长叹道“司空兄,不如就让海族撤军如何,战争一起,不管是人族还是海族都将伤亡惨重!”

司空荣宏脸色恢复了平静,淡淡的道“云兄又起了悲天悯人之心,如今正是大争之世,你我何必过多干涉!”

……

罗开右手持剑左手持萧静立在海面上,与在陆地上的战斗相比,大海才是他的天下,起伏的海水不断将各类信息反馈回脑海,同时为他提供用之不竭的动力。

当进入战斗状态时,任何影响他思维感官的情绪都会被抛开,瞬间进入身心合一的状态,手中的墨泽萧首次发出响声,一股听似低沉,实则尖锐的萧声响起。

身遭的一切开始震颤,海水直接被无形的音波震荡成了最细微的水分子,海水尚且如此,生命体更加无法承受这高频的超声波,涌来的大片蛇人接二连三的轰然爆裂,血浆四溅,清澈的海水通红一片。

不过超声波的弱点也很明显,就是衰减速度太快,大概只能覆盖附近十来米的范围,再往外则就无法造成杀伤力了。

唯一对他有威胁的是那名海族体师,对方持着一把三叉戟,每次挥动都带着强大的牵引之力,不但可以偏转劲力,甚至消饵他所发出的音波。

罗开身上的肌肉不断颤动,淡青色的水能从脚下的海水向身上蔓延,缓缓将整个人包裹,手中的邀月剑亦发出一道青色的剑芒,携带着一股无可抵挡的威势刺了过去,这一剑饱含他所领悟的蕴神剑意,他有一种感觉,哪怕面前是一座山也要被自己一刺而开。

修为越高对危险的感应就越高,海族大汉露出凝重之色,这一道剑芒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身形疾速消失在海面上,下一刻又从水底冲出。

罗开一震手中的墨泽萧,尖锐的音啸覆盖过去,海族大汉只感到脑袋传来一阵针扎般的剧痛,身形不由得一滞,就这一瞬间,一道裹着青色剑芒的长剑已经挥了过来,急忙再次钻入海中。

体师间的战斗短时间内很难分出胜负,即便能分出胜负,也很难击杀对方,罗开眼中的星光更加耀眼,开始勾动大海的力量,随着他的意识探出,刹那间风起云涌起来,起伏的海面掀起滔天的大浪。

当初水叟在他身上刻画了辟水图腾类似一种引子,这种引子可以使人类更容易与水能达成共鸣,水流的也是罗开第一次觉醒的力量,他的身体乃至灵魂都深深的铭刻着水流的烙印。

当他全力勾动海水之时,恍惚间自身成为了水流的一份子,无尽的水流衬托着他渐渐的拔高,满头的长发迎风飘扬,眼中的旋涡状星辰愈加璀璨夺目,一种天地任我遨游的极致自由感弥漫在心间,活泼的水能开始向他体内渗透,如果继续下去他很快就可以完成水能灌体。

可惜如今不是时候,意念一动,一条巨大的水龙卷缓缓凝聚,即将凝聚而成的时候,汹涌的海水忽然如水银般沉重,竟有脱离他掌控的迹象,这是有另一名水系元素师在与他争夺海水的控制权。

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密密麻麻洁白色的战舰,其中一艘战舰上站着一名深蓝色皮肤的海族青年,他身材伟岸,蓝宝石般的眼睛散射着刺眼的青芒。

身边一名有着波浪状卷发的海族女子惊异的望向港口“好强的水系频率,人族之中竟然也有大元素师的存在!”

话音刚落,海族青年忽然哼一声,嘴角流出一缕淡蓝色的血液,闷声道“对方很强大,助我一臂之力!”

罗开借着一道浪柱飘浮在半空中,海底中大量的蛇人朝军港席卷而来,海面上也出现了海族舰队,而军港内罗尚等十数人正在围攻那两名海族体师,枪械巨炮无人操纵已经阻挡不住海族的登陆。

至此再也不能留手,他深吸了一口气,天空中凝集的乌云猛烈翻滚碰撞,一道仿佛可以镇压万物的雷声响彻天地。

军港内正在鏖战的体师身形全都一顿,惊骇的望向天空。

海面上正在与罗开抢夺水流操控权的几名海族元素师各自喷出了一口鲜血,人类的精神意志如何能与天地相比,只是一声惊雷,已经使他们的意识受到了不轻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