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前往金兰府(1 / 1)

作品:《人类枷锁

荒野中一辆火车疾行着,罗开静静的坐在一个车厢的角落,背上的断离之刃微微颤动着,向他散发着特有的频率,但是罗开却没有与其响应。

今天是前往金兰府的日子,刘厚带着一群参加格斗比赛的学生包了好几节车厢,学生们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大多都还没离开过龙洋城,在车厢内嬉笑吵闹个不停,让人不胜烦躁。

罗开在体校只上过一天课,什么人都不认识,而且他的心里年纪也无法融入这些青春洋溢的学生,一个人坐在角落默默的想着心事,在花婆婆家住的这几天,让他有了一种家的感觉,很是不舍,本想着等格斗大赛完了之后就可以动身前往东元上国,但是如今心中却又有了牵挂。

“啊,快看,好大的湖啊!”车厢里的学生们兴奋了起来,罗开转头看向窗外,窗外是一个巨大湖泊,一眼望不到头,湖中游弋着许多渔船,还有不少飞鸟在嬉戏,上次罗开乘坐的火车是军用专列,与这次的民用列车路线不同,所以才能看到这个大湖。

“好漂亮!”

“是啊,好想去湖里面玩玩!”

“姚青,等大赛完了后我带你们来玩。”

前面不断有话语传来,是体校的学生们,几个少年围着几个女生说着话,其中有个身材娇小,声音甜美的女生让罗开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就是他在体校上课时前排坐的那个。

罗开嫌他们太过吵闹,起身走到车厢的连接处,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抽了起来。

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走了过来,嫌恶的皱了皱眉道“你是哪个班的学生,学生不让抽烟不知道吗?”

罗开将烟掐灭,向前面的一个车厢走去,这个车厢专门设立有包间,刘厚一个人占据了一个包间,正抱着一瓶酒大口的喝着,看到他后就笑着道“小开来了,坐。”

也不知道为什么,罗开总感觉刘厚仿佛又老了一些,身体特有的磁场频率也很虚弱,走到刘厚的对面坐下,压不住心中的疑惑“老师你是生病了吗?”

刘厚一口将瓶中酒饮尽,苦笑着道“呵呵,你也看出来了,我曾经跟你说过,我有两个心脏,其中一个心脏被重创后另一个心脏就很难支撑身体的运行,无法应对太过剧烈的战斗,所以才从军中退伍来到体校当一名老师,本想着安享晚年是没问题的,可惜一个月前遇到了一个厉害的对手,受了些伤,触动了暗疾。”

罗开微微皱眉,刘厚应该也是高段体士,能伤他的也只有高段体士了,问道“可有法子治吗?”

刘厚摇了摇头“回天乏术,这个暗疾叫做心肌衰弱,其实就是心脏病,旧伤复发后心脏会越来越难以支撑身体的运行,顶多还有三两年可活的了。”

罗开心中有些伤感,他跟刘厚接触的不多,谈不上什么情谊,但是这个大胖子的人品还是不错的,死了挺可惜的。

“小开,咱们名义上虽然是师徒,但是我从未教过你什么厉害的东西,说起来真是有些惭愧。”

罗开急忙道“老师,其实我在体校里学到了不少的东西,而且有你做靠山在龙洋城里少了很多麻烦,我要说谢谢才对。”

“以你的本事哪里会怕什么麻烦。”刘厚摆了摆手,忽然又郑重的道“小开,我想真正的收你做我第四个弟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罗开笑着道“好啊,当然愿意了,不过咱们不用再行拜师礼了吧。”

刘厚神情振奋,也哈哈大笑起来“当然不用,不过见面礼还是要给的。”从床铺的下面取出一个长匣子递了过来。

罗开已经感觉到了匣子内传来的凉意,是刘厚的那把直刀,这个匣子也就一米来长,虽然也很长了,但是怎么容纳那把两米长的直刀?难道直刀是可以折叠的。

他并没有去接,而是道“老师,这件礼物太贵重了,而且我已经有兵器了。”说着就把背上的断离之刃抽了出来,弧形长刀在空气中微微颤动,发出一丝丝清鸣声,显然是一把上好的兵器。

所有体术对于武器都十分的偏爱,刘厚也不例外,目眩神迷的看着眼前的长刀,道“确实是一把好刀,这把刀的名字应该叫做断离,小开,看来龙鲨营的事情真是你做的。”

罗开愕了下,这才想起这把刀是来自于龙鲨营的庞琨,摸不准刘厚是什么态度,便住嘴不言。

没想到刘厚居然激动的站起身子,道“你做了一件我一直很想却不敢做的好事,南海海盗早年在星马国烧杀抢掠,罪孽滔天,体术协会那帮老家伙居然以不得介入人类内部争斗的理由命令会员不得插手,真把我气死了!”

罗开松了口气“当时情况特殊,其实我并不想杀太多人……

刘厚猝然打断“杀得好,体术在大灾变之前叫做武学,向来有以武止戈之意,有些人你如果不杀就祸害更多的人!”

……

刘厚死活要把那把直刀送给他,最后罗开只有接过,这下子他身上足有三把兵器,但是具体的使用之法却是一个都不知道,相对而言直刀的法门他倒是练过一段时间,并且没有什么技巧性,与大威龙拳有点像,威力的大小全看个人的素质。

“小开,有件事也要告诉你了,这次让你帮忙顶替的人名叫罗元,是我以前老师的外孙,也是我师妹的儿子,这小子从小调皮捣蛋,不学无术,又一心想要去上京大学,上京大学每年的招生名额非常稀少,而且要求非常的高,没办法只能走交换生的路线,事成之后我那个师妹肯定还有厚礼相赠。”

罗开无所谓的道“好的,那老师你休息吧。”

“等下。”准备走的时候,刘厚却又把他叫住,先是关上了包间门,然后才道“小开,你上次说想学我操控心跳的法门,其实…其实这个法门来源于我早年在上京城参加的一个音乐会……

“啊,音乐会?”罗开吃了一惊,听音乐都可以听出这么厉害的本事!

“嗯。”刘厚脸上露出缅怀之色,轻声道“那是一场规模宏大的音乐会,据说每十年才举办一次,我当时只是好奇随便去看看,结果自从听完音乐会之后就可以聆听到一些奇怪的频率。

我后来渐渐发现这种频率应该来自于生命最深处的细胞,或者说来自于生命的本源,每个人的精神意识与身体其实并不是完全一体的,到底是意识操控身体还是身体操控意识?并没有人能说的清。”

罗开深深的点了点头,他前段时间在磐石体校的图书馆看过基因方面的书籍,其实每个生命都带有两种记忆,一种是自身的精神意识,一种可以把它叫做基因记忆,到底是基因决定每个生命的走向,还是意识决定走向?大部分人可能觉得是意识,但其实你的所有行为,乃至思想都深深的铭刻着基因的烙印。

罗开站在原地陷入了思索之中,自从他窥探到了小宇宙的秘密后,对于自身的感触更深,可以把精神意志理解为天,那么基因细胞就是地,两者共同组成了自身的小宇宙……

刘厚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后来我就琢磨出了这种干扰身体运行的法子,具体的法门只可意会无法言传,小开,你如果有兴趣也可以去听听那场音乐会,据我所知明年就又会举行。”

罗开回过神来,心中对东元上国更加向往了,那里不仅仅是体术这种突破生命局限性的方法发源地,还是人类对自身和对这个世界研究最深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