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折磨(一)(1 / 1)

作品:《人类枷锁

帽子男整了整衣服,伸手道“我叫高飞,是李先生的学生,你跟李先生是结拜兄弟,我理应叫你一声师叔,不过你年纪可能比我还小,我就叫你罗老弟了。”

罗开不为所动,冷冰冰道“李圭在哪里,让他来见我。”

高飞有些尴尬的收回手,道“呵呵,罗老弟,也不瞒你了,李先生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罗老弟帮忙,他老人家有些开不了口,所以我这个徒弟只能代劳了。”

罗开强压住怒火,看来自己被李圭耍了,眼角余光观察起这个小房间,房间没有窗户,只有大门可以出去,不用想外面肯定密布着士兵。

高飞低头斟酌了一会,低声道“罗老弟,你不是一般人,我们也无意打探你的秘密,但是高级基因药剂实在太过罕见,只有东元皇族和顶级贵族的嫡系弟子才有机会使用,我南海海盗虽然有些势力,但也可望而不可求,……抱歉,不说这个,唔……罗老弟应该也知道,李先生前些年被关在南牙岛时为了活命不得不使用了一种透支生命的秘法,以至于寿命大减,到了如今只剩下一到两年的寿命,唉!”

罗开眉头微皱,道“既然如此他何不找个地方颐养天年,也好过掺和你们这些是是非非。”

高飞长叹了口气“李先生学究天人,如果英年早逝岂不是我们人族的一大遗憾,而且蝼蚁尚且贪生,我作为学生自然也要尽一份力。”

说完后满脸狂热的盯着罗开“传闻高级基因药剂蕴含强大的活性能量,使用者几乎可以产生脱胎换骨般的变化,智慧会变得更高,体质不亚于凶兽,更关键的高阶基因药剂有很大概率彻底改变人类的基因机构,使其拥有强大的进化潜力,想要彻底治愈的李先生,除了高级基因药剂外别无他法!

罗开微微后退了一步,暗暗鼓动心跳,深吸了一口气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直接说吧。”

“罗老弟是痛快人,我就直接说了,我想让你暂时留着这里,每隔几天我们会抽取一点精血,放心,绝不会损伤你的身体!”

罗开想到了什么,这几日的疑惑豁然顿开,原来制造血精的幕后之人竟然是李圭,惊怒道“你们提取血液是为了制造血精!那个老女人是你们的人!”

高飞脸色阴沉了下来,冷笑道“罗老弟,其实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血精可以暂缓李先生寿元的流失,如果不是你杀了梅妈掳走血猴,李先生绝不会拿你怎么样!”

罗开眼瞳微微发红,忽然转向门口,沙哑着声音道“二哥,我知道你在外面,你说,这一切是不是你做的?”

许久后,外间传来一声苍老的叹息“三弟,二哥对不住你,二哥发誓,无论你有什么诉求我都答应你,即便是去刺杀东元大帝,二哥也绝不含糊!”

罗开冷冷的道“大丈夫立在当世有所为有所不为,你不在是我二哥,我也不再是你三弟!”

说完后转头看向着高飞,平静的道“看来你们已经有万全的把握把我留下。”

高飞后退可一步,干笑着道“罗老弟感觉到了,没错,我在你今晚喝的酒水里放了一些致神殇,罗老弟可能不知道,我们碎星岛地处热带,毒虫子非常多,其中有一种毒虫叫做殇虫,一只指甲盖大小的殇虫就可以轻松麻痹一名成年人。”

罗开闭上了眼睛,缓缓的坐倒在地,除了呼吸频率变快外,似乎已经被毒倒。

高飞谨慎的靠在墙壁上,罗开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他都打探的一清二楚,真正战斗力还在一般的体士之上。

过了一会,空气中回荡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胃酸气,高飞只是嗅到了一丝立即感觉身体有麻痹的迹象,脸色大变,惊呼道“他在排毒,快出手!”

就在这一刻罗开忽然睁开双眼,他的双眼完全被红色所充斥,浑身的肌肉飞速膨胀,破烂的军装被撑得四分五裂,可以看到他那遍布伤疤的胸膛如风箱一般剧烈的起伏着。

一声震破耳膜的大喝声响起,罗开站在原地未动,但是膨胀的手臂直直探出,突然间暴涨近一倍,宛如一条巨大的蟒蛇重重打向高飞。

高飞浑身寒毛直竖,本能般的举起手臂挡在身前,一阵密集的骨骼破碎声响起,紧跟着一声惨叫,身后的混凝土墙壁被巨力震碎,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躺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他的臂骨和胸骨居然都被这一拳打断。

罗开打出这一拳后整个人也瘫倒在地,身上所中的剧毒可怕之极,等到他觉察时全身肌肉都进入了麻痹状态,强行启动气血上涌更是加剧了剧毒的循环,这会连意识都临近涣散,在失去意识的一刹那,心中暗自苦笑了下,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死在了李圭的手里,死在了他的结拜兄弟手里!

几名精悍的男子拥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走了进来,赫然就是李圭,如今的他又变回了在南牙岛时垂垂老矣的状态,先是走到罗开跟前看了看,叹了口气,随即又走到高飞跟前,检查了一下伤势,眉头皱起,喃喃道“好霸道的拳力,看来三弟的实力已经不弱于当年的大哥了。”

……

耳边传来一阵有节凑的脚步声,那种节奏让罗开不由的想要模仿,身随意动,心脏开始随着脚步声忽快忽慢,乃至于一边输管中的血液流速也跟着忽快忽慢。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瞬间,罗开渐渐的恢复了意识,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身体空空如也,一丝丝力气都提不起来,甚至连眼皮都无法翻起,这种感觉仿佛又回到从前,回到了南牙岛的囚室,回到了那个海岸,他忽然想念起了老黄来,也不知道老黄现在怎么样了,脱离了人类它能否生存下去,自己如果不离开它是不是就可以平静的生活下去。

恍惚间再次做起了梦,梦中下着大雨,是那种仿佛天河倒灌般的大雨,自己身处一片满是血色的战场,到处都是残破的尸体,狰狞的凶兽,破碎的装甲,血水混杂着雨水将整个天地都浸泡在内。

一道璀璨如日的箭夭从天空射来,正中自己的胸膛,他茫然的抬起头,天空中似乎飘着一名洁白的人影……

那一刻,他整个人都被极度的悲伤所充斥,生出一种心如死灰的挫败感,他的身体可以动了,一条手臂忽然朝着胸口抓去,想要将那只扎入心脏的箭夭拔出来……

罗开的手接触到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还在砰砰直跳,就在他有些疑惑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身边一排热乎乎的大手死死的将他按住,杂乱的呼喝声响起“妈的!他要自杀,快按住他!”

“不是说他不能动吗?怎么还有力气自杀!”

“不行,这小子不行了,快,快把心脏放回去,缝补伤口,给他输生理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