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百八十一章 羊肠道(二)(1 / 1)

作品:《一战惊九霄

密林之下,两帮看似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并肩而行,速度极快,每行过一个地方都会带起一阵狂风,惹得不少悄然前行的散修心惊不已。

“嗯?陆少怎么和余生勾搭到一起了?这两人之前没什么大交集吧?”

“谁知道呢?人家那种层次的人物私底下做了些什么岂会是你我可知的?”

“哼!人家陆少这是回来搬救兵来了,一群无知者。”

“救兵?此事从何说起?”

“战皇山外只有一条通道,叫羊肠道,那个地方易守难攻,也就是说谁先抢占谁便是大哥,之前陆少带着火云国度的人前去挑战,结果大败而归,这不,回来找余生助阵去了。”

众人沉寂了一下,快速消化掉这句话,然后才有人提问:“是何人镇守羊肠道?竟然能够让陆少这种人物大败而归。”

“日界强者,兽人孰胡与纵横剑气丰宇。”

嘶~

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在森林中响起,这两人的名字着实如雷贯耳,之前余生和孰胡飞升台一战便已经惊艳了众人,没想到第二次大战这么快就要开始了,众人都怀疑两人伤势有没有痊愈。

随后,余生和陆少要大战孰胡和丰宇的消息如同瘟疫一般,以极快的速度传遍整个森林,众人都十分感兴趣,甚至停下了互相厮杀,赶往羊肠道。

怎么说孰胡和丰宇都是日界下来的人,说白就是来抢资源的,抢走的还是四大宗传承这种重量的资源,身为月界人,散修大团肯定是心中不爽,只是之前不敢说出来而已,此刻有余生和陆少出头,他们巴不得孰胡个丰宇被打的满地找牙。

这一场战斗,定会成为战皇榜开启前最绚丽的一战,整个森林都弥漫着萧瑟的意味。

...........

羊肠道外,森林覆盖极广,一根根参天的大树错落在山脉之中,任何一阵微风吹来都会带起悦耳的沙沙声。

昔日平静的羊肠道今日却是十分异常,没来由的杀气弥漫在森林中,血迹斑驳,每隔一段距离便会出现,这些猩红的血迹记录着这里发生过的激烈战斗。

此刻有几个陌生面孔隐藏在羊肠道外,始终不敢前进,仿佛其中隐匿着什么大怪物一般。

而在羊肠道内,两个人影正并肩而立,其中一人便是之前被余生狠狠教训的兽人孰胡,他身体虽是战马之形状,高度却不低,扭头看向一旁的丰宇,笑道:“丰宇兄,我是怎么也没想到咱们俩会有合作的一天,想着上一次见面还生死相向呢,真是世事难料啊。”

见孰胡一脸的得意,丰宇面色如剑气一般凌厉,背后的剑鞘更是时不时抖动一下:“吞掉余生过后我便与你再不相识,下一次见面便是生死之敌。”

“诶~别这么冷酷嘛,虽说咱们一个是人族一个是兽族,不过人兽两族也没到那种非要拔刀相向的地步嘛,咱们可以好好相处的。”孰胡表情轻松,好似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丰宇面色依旧,没有理会这满嘴油腻的兽人,反而由上至下看着羊肠道,说道:“这羊肠道真是个得天独厚的好地方,入口处虽相对较宽,可越往里走便越狭窄,再加上两边的雷石峭壁,来犯者简直就是无处可逃,咱们只需要推下一块雷石便可将来犯者全部碾死。”

“那当然,我就是知道这个地方所以才叫你别顾我的伤势,提前来到这个地方嘛。”孰胡对自己这一手操作非常的得意。

丰宇突然顿了一下,然后看向孰胡:“你说……那陆少被咱们力挫之后会干嘛?会不会找寻救兵?”

孰胡看着羊肠道外,手中割魂镰散发着黑气:“那还用说?那小子知道一个人打不过我们,自然是去搬救兵了。”

“放眼整个月界,能搬的救兵可没几个,寻安那厮定然不会和陆少牵扯,暗中那个绿皮人也是独来独往的存在,阑剑宗王白苏以及日昼一族等人都是虾米,不值一提,想来他只能去找余生了。”丰宇一下子便将陆少搬的救兵推测了出来。

“那不正好吗?咱们正好顺手解决掉这个心腹大患,同时将余生给你吞噬掉,到时候你一人独占两宗造化,岂不美哉?”孰胡打笑道。

...........

羊肠道内两人畅谈之时,羊肠道外也是迎来两个神秘人,一男一女,两人无所顾忌的暴露在众多隐匿散修的视线内,全然不顾安危。

或者说,两人应该是两个男的,毕竟有一个女扮男装且极为成功的女人,除了骗不过余生外几乎能够骗过八成散修。

“知鱼,怎么这个时候来羊肠道了?”另一个男子一袭白衣,浑身透露着一股儒雅劲,仿若饱读诗书的才子一般。

女扮男装的知鱼嘻嘻一笑:“你都来了我当然也要来。”

寻安看着知鱼狡黠的表情,默默摇头,这个妮子本就生的惊艳,偏偏喜欢女扮男装,偏偏还挺成功,偏偏还能够让许多女子芳心暗许,你说扯不扯?

“你去找过余生了?”白衣男子说话极为轻柔,不急不慢,雅劲十足。

知鱼点点头,对着白衣男子没有半分防备:“是啊,去会了一会,你说的没错,那小子还挺有意思的,我觉得他比孰胡丰宇那两兄弟强,你可要小心了。”

白衣男子转头看向知鱼,神情中首次露出意思冷笑:“哦?的确听闻他战绩不斐,不可小觑。”

“是啊,现在他们应该赶来羊肠道了,想必过一会便会和孰胡两人打起来。”知鱼说道。

白衣男子点点头,问道:“你觉得谁能胜?”

知鱼摇摇头:“不好说,虽然挺看不起孰胡和丰宇这俩人的,可他俩的战力的确不俗,碰上余生和那个陆少,双方指不定谁赢。”

“既然不确定谁赢,你确定他们敢来冒险?”白衣男子问道。

对这个问题,知鱼忽然打趣一笑,背对羊肠道:“他们这不是来了么?”

看着森林中不断行进的几道人影,知鱼脸上扬起了笑容,看热闹什么的,最喜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