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番外:爱在离开前24。(1 / 2)

作品:《第一宠婚穆景天

她大喊一声,可是根本无法控制,身子快速的朝下面掉去,她害怕,担心,只只能闭上眼睛,心里想着夏梓煜,那一刻,他占据了她整个脑海,却忘记了害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身子才停了下来。

慢慢的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就连手里的手电筒在滑落的时候不知道掉在那里了。

幸好四周都是雪,也没有什么,更没有摔倒那里,只是脚踝处疼的不行。

她努力的撑起身子,忽然发现自己陷入了荒无人烟的地步。

“夏梓煜……”安若曼看着四周,也只有在念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才不那么怕,才有一点点的勇气。

最终,她还是站起身来,也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处,只知道很冷,很黑。

忍着脚踝处的疼痛,她一步步的朝前面走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听到有人的声音。

“唔……”这时,安若曼忽然听到有声音。

愣了一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看了一眼四周,犹豫很黑,根本看不清楚,“有人吗?”她问。

随后想起什么,又用日语问了一边,“ごめんださい!”

可是等来的却是无声。

安若曼确定自己听错了,刚要走,这是一边忽然动了一下,她一愣,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眼睛直直的看着那边。

心底有些发颤。

毕竟这样的地方,还是夜晚,她还是有些害怕的。

“有,有人吗?”安若曼看着那处问。

“seone”回答的是一个外国人,说着英语,安若曼欣喜,立即走了上前。

“youdona039tove,ia039heretosaveyou”安若曼说。

这个时候,不管是谁都无法坐视不管吧。

刚走过去,就看到有人露了一个胳膊,还有半张脸。

“ia039heretosaveyou……”安若曼说,立即蹲下去,开始在那边刨雪。

很冷,手指都是冰冷的,可是她根本顾不得,想到有人在下面压着,而且面临生死危险,她都无法不管。

也无法停下来。

“hooveit”安若曼一边刨雪一边问。

“notbadok…”

安若曼继续刨,也不知道刨了多久,才终于把那个人的脸给露了出来。

就这样,都累的气喘吁吁的。

毕竟雪挤压的很厚。

看到那个人的脸时,安若曼终于露出一丝的笑容,“hoeoneetosave!”安若曼说。

那人估计是被时间压的太长了,说话都吃力,最终点点头,“thankyou!”

安若曼这才笑笑,果然过了一会儿救援队就来了,人多就是快,很快便把那人救了出来。

走的时候,那人看着安若曼,“小姐,请你跟我们一起出去,这里很危险!”

安若曼却果断摇头,“不,我不会离开的!”

“为什么?”

“我要找我的……男朋友,在没有找到他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安若曼看着那些人说,目光笃定。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找到。

看着安若曼坚定的样子,那些人也不好再说什么,“那好,你拿着这个手电筒,有什么事情,立即通知我们!”

安若曼接过了,点头,“谢谢!”

“不客气!”

“thankyou!”那个外国人在此表示感谢,就算躺在担架上,也不忘记道谢。

安若曼只是笑笑,那人就被带走了。

看着人影一点点消失,安若曼不但没有气馁,反而更加受到鼓舞一般,能找到一个,她就一定会找到夏梓煜的。

想到这里,她更加下定决心去找。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眷顾,安若曼在找了许久之后,都快累的筋疲力尽时,找到了夏梓煜。

找到他的时候,他倒在地上,被雪挤压了半个,但好在上半身都在上面。

“阿煜,阿煜!”安若曼在看到夏梓煜的时候,手电筒都被她激动的丢在一边。

看着躺在地上的夏梓煜,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开心。

她摇晃着夏梓煜,“阿煜,你怎么样?”

夏梓煜正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在听到声音后,这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在看到面前的人时,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若曼……”他叫着她,却不敢相信面前的是真的。

“是我,你怎么样?怎么样?”安若曼问,眼泪立即汇聚眼眶掉了下来,“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终于找到你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夏梓煜皱着眉头问,伸出手,摸着安若曼的脸,“我是不是在做梦?”

“不在这里,那我该在哪里?”安若曼看着他反问。

“夏梓煜,你是笨蛋吗?还是想让我内疚一辈子,我告诉你,我不会,我只会恨你一辈子!”安若曼看着他大喊。

直到这一刻,夏梓煜才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你不是说,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你回心转意吗?”夏梓煜问。

安若曼看着他,眼泪掉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夏梓煜却伸出手,帮她擦去眼泪,“只要你能回心转意,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安若曼最终哭着拍打他,“夏梓煜,我恨你,恨你!”

他让她不顾一切的丢掉a市的一切跑来这里,这些是她从来不敢想的,可是现在,她已经处于这里了。

夏梓煜嘴角却挽起一抹笑,直接将她的身子落下,对着她的唇便吻了上去……

两个人的唇都是冰凉的,可是却也抵不住他们炙热的感情。

两唇相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梓煜才放开她,只是现在天越来越黑,也越来越冷。

安若曼忽视现在的情况,而是看着他,“你别动,我先救你出来!”

夏梓煜点头,安若曼开始抛雪。

纵然只是埋住腿了,可是雪积压的也很厚,安若曼用手刨着,都快失去知觉了。

正在这个时候,地又动了动。

夏梓煜知道这代表什么,他立即看着安若曼开口,“若曼,不好,现在余震,雪山马上还会崩塌,你快走,快跑!”夏梓煜说。

“不!”安若曼摇头,“我一定要把你救出来!”

“来不及了!”

“我都已经找到了,不会就这样走的,要走一起走!”安若曼说,加快了刨雪的速度,她又何尝不怕,只是她更怕见不到夏梓煜,更害怕在以后的日子里没有夏梓煜的日子里,她该怎么度过。

“若曼,别傻了,很危险,你快走!”夏梓煜用力的将她推开,安若曼跌坐在地上,回头看着他,“我不会走的,要死就死在一起!”说着,继续刨。

夏梓煜看着,无奈,也只能跟安若曼一起努力。

雪山从上面滚落下来。

在马上快要下来的时候,夏梓煜却成功的被救了出来。

几乎都没有考虑的,拉着安若曼就跑。

“快走!”

那一刻,也顾不得脚踝的疼痛,被夏梓煜拉着,两个人死命的向前跑。

脚踝的剧烈疼痛早被这一幕给吞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