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九章 除根(今天死小渣,明天死两个大渣,着急的宝宝可明天看哦)(1/2)
    静姨娘冷笑着勾起嘴角,不屑的道:“什么人间正道,不过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罢了,谁赢了谁就是正道!”

    静姨娘直起身子,一改往日娇柔怯懦的模样。

    看着陌生的枕边人,顾三老爷只觉心如刀绞,呢喃着问道:“为什么?你为什要这么做?”

    静姨娘神色复杂的看着顾三老爷,她对他有爱,但也有恨,因为他在她与顾锦璃之间,选择了顾锦璃!

    “因为我不满她对顾承晏和顾承暄都那么好,却偏偏疏远昌儿,我恨她,所以就要毁了她!”

    “只因为如此,你就要加害锦丫头?”顾三老爷觉得难以置信。

    “这些还不够吗?”静姨娘尖锐着嗓音控诉着心中不平,“同样都是三房的公子,为什么她给顾承晏找了兵马司的差事,甚至连顾承暄那个该死的小鬼都得了皇子伴读的位置,却独独对于昌儿不理不睬?”

    顾大老爷担心二房三房会因此心存嫌隙,冷着脸道:“那你为何不说承晏承暄待锦儿如何,承昌待锦儿又如何?

    锦儿以前受欺负时,都是承晏帮她出头,当平阳王府被人构陷时,承暄义无反顾站在锦儿一边,承昌那时又在做什么?

    与同届学子暗中声讨平阳王府,力求划清界限,这些事你真当我不知情吗?

    人与人交往是要换心的,你们既不拿十成的心意对待锦儿,又怎么好意思要求锦儿一视同仁?”

    静姨娘也不反驳,只讥讽的勾了勾嘴角,显然并不将顾大老爷的解释放在心上,只认命般道:“事情都是我做的,要杀要剐随你们!”

    “静姨娘不惜揽下所有过错也要为你背后的人遮掩吗?”

    静姨娘的眼中闪过一瞬的惊慌,她怒目瞪着顾锦璃,冷冷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顾锦璃笑笑,耐心道:“既然静姨娘一时想不起,我便帮姨娘好好回忆一下。”

    “我父亲曾在户部被人诬陷,实则却是他将计就计,那日姨娘曾到碧竹院吧?”

    静姨娘避开视线,“那又如何,不过凑巧而已。”

    顾锦璃也不气,继续道:“李家人获罪之际,祖母曾想救李家老太太出狱,大伯母怕祖母出去惹事,是以特意盯着松鹤堂。

    结果不巧那日静姨娘去找大伯母商量事情,祖母趁机离开府中,落入了对方的圈套,是也不是?”

    静姨娘越发心惊,“你在那时便已经怀疑我了?”

    顾锦璃冷冷的看着她,不置可否。

    其实她当初并未想的那般深,毕竟静姨娘深居简出,这么多年在府中从未惹出过什么事。

    她真正怀疑静姨娘还是在顾三夫人杀害暗龙卫指挥使那日。

    她出现在那本就值得怀疑,她与顾承暄说的那些话又饱含煽动之意,显然不是一个心思简单的人。

    再细细回想静姨娘曾经的举动,有些事就很值得推敲了。

    “一个人宁愿死也不愿招认另一个人,只有两个原因。

    一是你对那个人有着深厚的感情,二是你忌惮畏惧对方。

    听说静姨娘很少出府,想来不会是第一种可能,难道是因为那个人位高权重,你担心他会报复三哥?”

    顾锦璃语落,顾大老爷长长松了口气,默默擦了擦额上的汗。

    吓坏他了,他还以为三弟头上要绿,幸好幸好。

    不然老三可就太可怜了!

    静姨娘紧紧抿唇,眸光飘忽不定。

    顾锦璃眯了眯眼睛,一口断定道:“你效忠的人是英国公,对不对?”

    静姨娘猛然抬头,顾锦璃见她如此,便知自己的猜测没错。

    竟又是他在背后捣鬼!

    “英国公?你是国公府的人?”顾三老爷只觉的一个头两个大,一个又一个转折仿若戏文中写的那般精彩。

    若他不是当事人,想必他定会看的津津有味。

    见静姨娘仍旧抿唇,顾锦璃冷声道:“姨娘想必比我更清楚英国公的为人,你觉得你不说,三哥就真的会安全吗?”

    静姨娘何尝不知这些,只她对英国公的恐惧是根深蒂固的。

    她们这些暗桩都是从小培养的,不听话的人杀,敢背叛逃走的人杀,甚至就连那些人的亲友也一样会被杀死。

    而且每一次杀人都会让她们去现场观看,飞溅的鲜血,残缺的尸体,这些都成为了足以毁灭她们的噩梦。

    英国公给他们留下的阴影难以抹去,她们对英国公的恐惧也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所缓解。

    顾锦璃垂眸看她,幽幽道了一句,“三哥是顾府的公子。”

    静姨娘抬头,与顾锦璃四目相对。

    顾锦璃这句话有多重意思,顾承昌是顾府的公子,顾府可以护着他,但若顾府想动他,比起英国公还要方便许多。

    静姨娘自嘲笑笑,不管是英国公还是顾锦璃,他们都比她聪明,与这群人谋皮,只有死路一条。

    静姨娘低垂下头,不再抗拒,将自己是如何成为暗桩,如何蓄意接近顾三老爷的事一一道来。

    静姨娘的背叛已经让顾三老爷觉得难以接受了,可没想到就连当初所为的一见钟情都是假的。

    他们的情投意合,她的温柔理解不过是在调查他之后,依照他的喜好所表现出来的。

    说着说着,静姨娘也忍不住泪落如雨,“老爷,我当初的确骗了你,也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可我对你是真心的。”

    受了情伤的顾三老爷整个人通透了许多,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哽咽的嗓音咽回,隔着眼中的水雾望着他爱了许多年的女子。

    “从你想要杀害暄哥儿开始,你便不再爱我了。”

    若她一心为他,岂会忍心看他悲痛丧子?

    他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失望至极的看着她,“我喜欢你,是因为你的善良温柔,可现在看来,你是赵氏根本就是一丘之貉,毫无差别。”

    这句话算是彻底断绝了他们所有的情谊,静姨娘绝望的掩面痛哭,清楚的知道失去了偏爱的她,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这一晚,静姨娘暴毙离世。

    但众人都知道,事情远不会如此结束。

    英国公几乎在所有权贵府中都安插了暗桩,这等同于在床榻之下卧着一条毒蛇,只等控蛇人发起信号,便会随时跑出来给人致命一击。

    便如同宋府三夫人那般,险些害的宋府家破人亡。

    无论是为了保全他们自己,还是为了朝堂社稷,英国公这颗巨大的毒瘤都不得不除。

    只妻妾皆丧的顾三老爷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两个兄长每日想着法的哄慰他,顾锦璃则和顾二夫人变着样的做好吃的。

    伤了心,更不能苦了胃,否则迟早会憋出毛病。

    被全家人关怀的顾三老爷硬生生被喂胖了好几斤,若对外人说他很是神伤,对方一定会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顾三老爷不能算是聪明人,但他也并非钻牛角尖的死性子。

    他知道现在不是他任性的时候,他们被一个可怕的敌人盯上了,如果他不坚强起来,又该如何保护住自己的孩子。

    顾锦璃见顾三老爷状态渐好,便准备回平阳王府了。

    建明帝为温凉选了一处府邸,有许多东西都等着她去收拾。

    顾婉璃依依不舍跑来锦华院,拉着顾锦璃的手道:“大姐姐,我舍不得你走。”

    府中只有她一个女孩儿,就连个说知心话的都没有。

    “那感情好,王府还有许多东西要收拾,不如你随我回去吧。”有人送上门来,顾锦璃自然不会错过抓壮丁的机会。

    “好呀!我这就去与我娘说一声,再收拾几件衣服,大姐姐你等我哦!”温凉这个姐夫话虽少,但讲究也少,顾婉璃在王府越来越不拘谨,只要顾锦璃开口,她便欣然去住下。

    “三妹妹,我想找清儿帮我收拾点东西,可好?”

    “可以呀,那我先回去,一会儿就过来找你们!”顾婉璃脚步轻快的离开,翻飞的轻纱罗裙宛若蝴蝶彩色的翅膀。

    少女天真单纯的背影让顾锦璃与陈晴都不禁扬起了嘴角,或许正因为她们不可能回到那样的心境,所以她们才不约而同的想要保护顾婉璃的美好。

    “清儿,此番多谢你。”顾锦璃郑重说道。

    赵氏去世后,顾锦璃便怀疑到了静姨娘的身上。

    只顾大夫人和顾二夫人都不擅长揣摩人心,顾大夫人虽能比顾二夫人强上一些,但让她打理府中中馈还行,让她是试探静姨娘就有些强人所难了,是怕届时还会打草惊蛇。

    结果正巧陈晴无意间救下了春桃,并偷偷带话给她,顾锦璃才想起这个话虽不多,但很是聪慧通透的清儿。

    在被卷入羽儿一案后,顾锦璃便让陈晴帮她留意顾府中与静姨娘来往密切的人。

    结果陈晴果然不负所望,帮她找了

本章未完,点击↓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