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1章 我强不强,强的硬邦邦(2/2)
斗。

    以前在精神病院跟老张修炼的时候,或许就是为了今天。

    当这一次林凡冲过去的时候,魑抵挡住林凡的攻势,双掌抓住林凡的拳头,相互对峙着。

    “嗯,很强的力量,还有你体内蕴含着一股惊人的力量。”

    “很好。”

    “不过也只能到此为止。”

    轰!

    魑的速度极快,抓住林凡的拳头后,直接将其举起来朝着地面砸去。

    而被举到半空中的林凡,丝毫不慌,手臂一震,高频率震动爆发,惊的魑脸色微变,随后一股不可抗衡的力量传递而来,猛的将魑压到地底。

    双方斗的你来我往。

    对于永信大师等人来说,这样的战斗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

    他们从未想过林凡如此厉害。

    也没有想过林凡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邪物公鸡自言自语道:“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那家伙绝对是邪物中至高的存在啊,没想到这伟大的人类竟然能跟他斗到这种程度。”

    对于邪物公鸡来说,它又感觉卧底在这人类身边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

    站在深坑边缘的三位邪物。

    虽说面无表情。

    但都为眼前的一幕感到震惊。

    人类很强。

    超出想象中的强大。

    “魑会输吗?”

    “你在胡说什么,魑怎么可能会输,你没看到他现在很兴奋嘛。”

    “这和兴奋好像没有关系,关键是我感觉他力量消耗的比那人类还要快速,你们仔细看就能发现这问题。”

    “嗯……好像真的是。”

    他们的实力都很强。

    比永信大师都不知道要强大多少,自然能看穿现在的情况如何。

    渐渐的。

    魑的表情没有一开始的兴奋,而是有些苦恼。

    双方分开。

    稍微喘息着。

    “玛德,这家伙看起来人畜无害,蓄力时间竟然比我还强。”魑假装淡定的看着林凡,他们此时的情况都带有伤势,硬战一波有一波,完全没有停歇。

    如果不是他足够的猛,足够的稳,现在的情况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见鬼。

    还是小看了这人类。

    林凡低头看着身上的伤势,这是他从来都没有过的伤痕,以前遇到的邪物蟑螂魔很强,也没有让他这样。

    “你真的很强。”

    魑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内心苦闷的很,有种说不出的不爽。

    按理来说。

    应该是他赢的。

    可是搞到现在,他感觉情况颇为不妙,有种说不出的炸裂感。

    “呼!”

    魑喘着气,胸口轻轻浮动着,战斗到现在这种情况,他已经摸清楚对方的实力,的确很强,就算是他都未必能够拿下。

    “林凡,我还有最强的实力没有施展出来。”魑说道。

    先不说别的。

    那么多邪物围观着,而且人类也有围观者,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不能随随便便就这么算的。

    “是吗?”林凡好奇的很。

    对方真的很强。

    战斗的太爽快,从未有过这样爽快的感觉。

    魑张开双手,五指间瞬间燃烧起浓浓的烈焰。

    “古老神话中的三昧真火听说过吗?”

    永信大师等人看到魑手掌里燃烧着火焰,露出惊讶的神色,尤其是对方说这是古老神话的三昧真火更是惊的张着嘴。

    今天的一幕幕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影响。

    认知受到冲击。

    古老神话真的存在。

    没有骗人。

    虽然相隔甚远,但能够感受到那团火焰席卷而来的炙热温度,如果触碰到的话,或许烧的连渣渣都不剩。

    “永信大师,你能硬接那团火焰吗?”一位成员强者问道。

    永信大师瞪眼看着对方,畜生,竟然连出家人都敢开玩笑,怎么不说你去接,就算他施展金刚不坏之身,最多被烧成渣渣的时候,渣渣的颜色是黄色的。

    “你说呢?”永信大师反问道。

    “我感觉悬乎。”

    永信大师不想理睬他,就算老衲在你们这里排第二强者,也没必要事事都拿我比较吧。

    老衲就是一位每日诵经念佛,一心向善的和尚而已。

    不争事实。

    心地善良。

    温和,慈悲。

    何必欺负老实人。

    “原来你也会玩火。”林凡说道。

    魑疑惑的看着对方,“此话说的何意,好像你也会似的?”

    不可能的。

    现在的人类怎么会这些,他承认眼前这人类的实力很强,但说实话,他从不认为人类会这些。

    “其实我也会,不过我不喜欢用火焰,不太好掌控,危险性有点大,平时就是用来烤肉而已。”

    “你知道嘛,玩火是不好的行为,容易造成火灾。”

    “而且很容易尿床。”

    林凡微笑讲解着火的坏处,听的魑一愣一愣的,表情有些懵逼,眼前这位很强的人类林凡,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非脑子真的有问题。

    如果有问题,那就得好好的治一治。

    “是嘛,你的是什么火焰?不妨施展出来给我看看。”魑微笑着,自然不信对方会玩火,如果拿出火机,点燃火焰,他肯定会说,真幽默,不错,不错,火玩的真不错。

    “好啊。”林凡笑着,抬起手,一团火焰凭空而出,燃烧在掌心,“这就是我的火焰。”

    “你这火焰实在是……”魑刚想嘲笑一番,陡然间,猛的瞪着眼睛,眼神里露出惊骇之色,“你……怎么会拥有本源火焰。”

    他手中的三昧真火仿佛受到压制似的,竟然有种随时都要熄灭的感觉。

    “你不是人。”魑不敢置信的问道。

    此时,别说是魑有这样的想法,就算站在深坑边缘的三位邪物都是这般。

    先前。

    他们面无表情的脸,在看到林凡施展的这团火焰后,彻底绷不住了,直接炸裂。

    “不可能啊。”

    “如果没有感受到错的话,那是本源之火,天地之火,那根本你不是人类所能掌控的。”

    “现在的人类真的如此厉害吗?”

    三位邪物相互对视一眼,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深深的恐慌,就算是他们都无法承受这样的火焰。

    碰到将会伤及根本。

    林凡皱眉,很是不高兴道:“你怎么可以骂人,你这是很不好的行为,如果你想跟我打,我就不打了,没礼貌。”

    “刚刚还想跟你一起玩火,如果你这样的话,我不会跟你继续了。”

    魑还在想着,到底该怎么做,听到林凡说的话,顿时大喜,但他将这种喜埋藏在心里。

    “此次一战,我已经看出你们人类强者的实力,继续打下去没有必要,难以分出胜负的战斗不值一提,就此结束如何?”

    魑真的不想打。

    没有看到对方火焰时。

    他还有足够的信心。

    但此时。

    他是一点想法都没有,三昧真火虽强,只是是跟对方相比较起来,两者之间的差距有点大,甚至可以说,基本不用比较。

    江湖路远,就此别过,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天南地北,你想去哪就去哪。

    咱们被相遇。

    “好,经过这一战,我受益匪浅,多谢赐教。”林凡抱拳道。

    魑跟林凡学习,同样抱拳,心里吐槽着,整的好像还真的有些文艺似的。

    永信大师松了口气,“稳了。”

    众人也是如此。

    活着才是他们想法。

    别的都不重要。

    “你们还有什么没有做的吗?”林凡看向特殊部门成员询问道。

    他们急忙摆手,没有,现在已经足够,他们知道的事情足够的多,不需要知道更多了。

    “那我们回去吧。”

    他没感觉这里有什么危险的,还很不错,竟然能遇到如此厉害的家伙,刚刚一战受益匪浅,战斗的感觉真的很舒服。

    就在林凡他们即将离开的时候。

    魑出声道:“你们等等。”

    众人惊愣,不会出尔反尔,想将他们弄死吧。

    虽说林凡很厉害。

    但周围那么多邪物,一拥而上的后果很严重,绝对挡不住的。

    林凡转身疑惑的看着。

    魑道:“人类真正的敌人并不是我们,希望你们能变的更强,仅仅只有你一人是不行的。”

    永信大师凝神,对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真正的敌人并不是你们?

    那会是谁?

    “哦。”林凡应道。

    他哪里知道对方说什么。

    甭管有没有听到,答应他就好,否则弄的人家不开心,就不是一件好事情。

    渐渐的。

    直到对方的踪影彻底消失后。

    一直站在深坑边缘的三位邪物开口道:“魑王,就这样让他们离开吗?”

    “本源之火,你可以试一试。”魑说道。

    三位邪物没有多说。

    说说而已。

    没有别的意思。

    魑没有多说什么,深邃的目光看向远方那些渐渐离去的背影,陷入沉思之色,随后露出笑意。

    人类……

    好像的确是需要在压力中才能成长。

    此时。

    “林凡,你身上的伤势痛不痛。”老张关怀的问道。

    林凡说道:“不痛啊,感觉还很好。”

    小宝道:“刚刚真的好帅啊,你太强了。”

    林凡抬起手臂,展现肌肉道:“那当然了,以前我是没有肌肉的,但经过修炼,你看我的肌肉是不是很棒。”

    小宝伸出手,戳着林凡的肌肉道:“硬邦邦的。”

    “嘻嘻。”林凡开心的笑着。

    此时,永信大师挤到林凡身边道:“刚刚你施展的拳法叫什么啊,感觉好厉害。”

    “嗯……好像叫《拳经》。”林凡回道,这是在梦里学会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但战斗的时候,施展的就很熟练。

    “老衲有个不情之请,我很想学,你愿意教我吗?”永信大师一直想学独眼男的绝学,可是独眼男不教他,会的人多了,那还能叫绝学嘛,那叫大众武学。

    林凡淡然道:“可以啊。”

    听到这话。

    永信大师感动的差点要哭,看看,仔细的看看,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在哪里,从这里就能体现出来。

    想想那独眼男简直没法跟人家相比。

    “何时能教我?”永信大师追问着。

    林凡想了想道:“等哪天下雨天的,或者等月底的时候,你来我这边睡一觉。”

    啊!

    还要陪睡啊。

    这未免有点那个吧。

    老衲年龄不小,身体还算可以,但我佛慈悲,不能干这些出格的事情,哎,永信大师总感觉社会充满深深的恶意。

    他心里对此只能说。

    如果为了学习绝学要出卖自身,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有的事情真的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那就等下雨天的吧。”

    思前想后。

    说出这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