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3章 南氏
    说话间,原即将打起来的黑衣侍卫与暗卫停了攻击,一名身着陵国服饰,裘芙菱与公治祈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女子出现在了屋内。

    是她!南氏!

    裘芙菱与公治祈皆对这忽然出现的南氏感到奇怪,南氏早先在陵国皇宫仗着南府背后的势力肆意妄为,莫说曾害死过裘芙菱的猫身,裘芙菱早先在皇宫的交好芷才人也曾被她所害,甚至于后来她的哥哥南才梁谋反,她因有共犯之嫌被赐死……如今自是证明她是诈死,公治祈昨夜也入她诈死后的藏身之所,取得了她身上的盘凤玉佩……

    现在,她为何会出现在此?

    还…好似与华王后相识的模样?

    南氏依旧是那副姣好的面容,长时间未见,除了身上的装扮比先前简陋了些,整个人身上那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倒是一分未变,尤其,她剜向裘芙菱的目光,仍如先前般那般恶毒。

    南氏一拂袖,向华王后一行礼:“民女见过华王后,禀华王后,昨夜圣上入民女房中夺走民女的盘凤玉佩,想来此玉佩,如今应在蒹妃手中,蒹妃这贱人,民女还在陵国皇宫她便觊觎民女的盘凤玉佩……”

    “南氏,你放肆!”

    未待南氏说完,公治祈便打断了南氏所说,他爱的女人,岂由他人诋毁为贱人?

    裘芙菱却在此时拦住了他,如今她手中的盘凤玉佩关系着陵国数万百姓的生死,固然重要无比,南氏在这种时候刻意来向华王后提起盘凤玉佩,究竟是何意?难道是想把盘凤玉佩拿回去吗?华王后又怎会帮她?

    南氏听公治祈打断她,回了头,睨了公治祈一眼,神色复杂,她又望向一旁的裘芙菱,目色霎时闪过狠戾与一丝隐隐的杀气。

    但她很快掩埋下来,转对华王后继续道:“华王后,得盘凤玉佩,必可成为天下国.母,民女原本想将此献给华王后,岂料被蒹妃捷足先登。蒹妃诡计多端,此刻必然已将盘凤玉佩藏匿起来,且让民女前去取回盘凤玉佩,献给华王后。”

    华王后听此,又目色微眯睨了睨此时正在关注着南氏的裘芙菱与公治祈,点了点头。

    公治汜从前与西域交好,他先前将陵国的权妃南萧妃南氏救至西域荣国公府,她自是知晓一二,但被救后的南氏不过已是在荣国公府寄住的无权无势之人,她对她其实并不关注。

    只是她今早忽然来找她,说要来找她宫里的裘芙菱,还说这裘芙菱夺走了她原本要献给她的盘凤玉佩,要让她杀了裘芙菱。

    裘芙菱她原本便要杀死,而这盘凤玉佩,据这南氏所言,得之便可成为天下国.母,她从前也听说过此传说,而此传说既有,若她真能得到盘凤玉佩,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毕竟,天下国.母,可是比西域国.母要更尊贵得多,她这西域国.母成了天下国.母,那不便是说,西域日后要受各国朝拜吗?

    即便玉佩的传说只是传说,既然有此玉佩,她原本今日便要来找裘芙菱,顺带带上这南氏夺走玉佩、给她讨个好彩头也无妨。

    而因着这玉佩,让裘芙菱与公治祈晚死一些亦无妨。

    只是,裘芙菱拿这玉佩做什么?难道她也想做天下国.母?简直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