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3|转向人生(24)三合一(1/2)
    转向人生(24)

    丫丫起的早, 她在家早读完,等着吃饭的点,准时下楼。

    她是一起来, 就受到好几个同学的消息, 大家都在提醒她,上网看看。

    看什么?

    除了微信提醒,还有关注的微博也有提醒。她点进去一看,主持人和金教授的微博都沦陷了。她花费了她早起所有的早读时间,这才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昨晚辟谣及时, 不等发酵的更大, 好似那点风雨就被吹散了。但也因着这一股子风,把家事闹的人尽皆知了。当然了,像是这种重组家庭,还有很多个点叫人挖的。尤其是前任的孩子现任的孩子, 你的孩子我的孩子以及我们的孩子这种梗,简直太喜闻乐见了。也就是说,他们会成为关注的重点。

    这是一件很烦人的事。

    她扔下手机, 像往常一样出去洗漱, 就见金文华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往常两人都是相□□点头, 然后彼此错开, 但是这一次, 她上了厕所出来洗漱的时候,金文华还在外面靠着,靠着门边似乎是等她。

    丫丫挤了牙膏, 一边接水一边刷牙,然后看向金文华,有事就说话。

    金文华朝里了两步,“你上网看了吗?”她刚到这边,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和朋友,因此上,并没有人给她什么提示。她不过是常年养成的看娱乐八卦的习惯,对于一些娱乐大v关注的多了一些。然后每天第一件事,先是刷一刷圈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事。上辈子这个时候,她和云媚可都还没发迹呢,有很多东西都不知道。她觉得这辈子不一样了,她不能确定其他事情会不会跟着也变了,因此,她特别关注娱乐圈这点事。早起扫一眼,然后心里就踏实了。只是没想到,今儿一睁眼,看见的是自家的八卦。

    这就不好玩了。

    她找丫丫,是真的有事,“收拾好了,你跟我去一趟车库。”

    丫丫不解,“干嘛?”她这边漱口,“出门?我没驾照。”

    “不是!”金文华说着就往楼下走,“我在楼下等你。”

    丫丫很快,换了衣服就下去了,连书包都一块带下去了。下到车库,这边灯已经被文华全打开了,特别亮。

    “给你车钥匙!”文华从放钥匙的地方取了新车的钥匙,“我给你拍几张照片,你的手机呢?”

    用我的手机给我拍照,干嘛呀?她的手搭在车上随便的站着,看着文华。

    文华一边拍照一边道,“我听班里的几个女生嘀咕,说是文心以前经常带吃的去学校?”

    上厕所的时候听说的,几个人在议论文心。文心那长相那性格,真是不怎么得女人缘。凡是接触过的女生,很少有喜欢她的。在学校也一样,女生们在议论,说这个金文心怎么那么假呢,说她妈妈是主持人,却说林文雅是孤儿,哪有这样的。就又有女生说了,说肯定是家里偏心金文心呗,林文雅跟着妈妈上别人家,就是拖油瓶什么的。

    普遍意识里是这样的。孩子跟着妈妈改嫁,这就是去了别人家,理不直气不壮。有些后妈,对自己的孩子好,对丈夫的孩子不好,这叫恶毒。而有些呢,为了好名声,反而处处对丈夫的孩子好,亏欠着自家的孩子,这种就是所谓的好后妈。可好后妈在舆论上现在也不占上风呀。

    她其实觉得吧,自家这个后妈人家做的也还不错。对人挺好的,因各自的需要给你们不同的东西。说不上是偏心谁,不偏心谁。

    但是有之前金文心那一拨动作,林文雅就显然有点被冷落的感觉了。闹不好这位还不错的后妈就真的被大众讽刺为‘好后妈’了。

    舆论这东西吧,她一辈子都跟这种东西打交道,太知道那些人的尿性了。为了防患于未然,有时候该炫的时候就得炫。

    她催着丫丫换了好几个姿势,甚至还去车里坐在驾驶位上拍了几张,然后她熟练的凑成一九宫格发朋友圈里,并配上一句话:十八岁了!爸爸妈妈送的成人礼。超喜欢,可惜没有驾照(大哭jpg).

    文华发完之后递给丫丫,“如果有人发出不和谐的声音,这东西就是证据。不用你说话,你朋友圈的人就会有人说话。”幸好你比较受欢迎,那么多的微信好友。

    丫丫从来没有发过朋友圈,也很少去关注朋友圈这个东西。结果第一条,就是炫!

    她非常不适应,尤其是看到那么些人大惊小怪的点赞和评论,只能假装看不见,“上去吧,该吃早饭了。”

    林雨桐看着时间,心说这俩怎么还不下来,才说打电话叫两人起呢,结果发现朋友圈的动静,一看这东西,她就明白了。丫丫是没有这个心思的,倒是文华跟那个圈子接触过,她的这个操作,也行吧。

    她问说,“网上的时候你们知道了?以后可能会有那么一段时间,你们会比较受关注……对你们有一些影响……”

    “我无所谓。”丫丫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关注这个。

    文华更不在乎,“我今儿想带点吃的去学校,妈,还有点心吗?”

    之前试着做了藕粉桂花糖糕,“应该还有一盒。”

    吃完饭文华取了四五块装了,这个点还不见文心下来。文华打电话催,她才慢悠悠的下来,手捂着肚子,“爸,林姨,我肚子疼。”

    林雨桐一看那脸就知道,她哪也不疼,就是不想去学校。

    她是看出来的,文华一看这作态就猜出来了。文心肯定知道网上的事了,不过大家也就都知道她不是像她说的那样是后妈生的。谎话被揭穿了,亲爹和后妈都在网上给澄清了,她脸上挂不住,不想去而已。

    四爷皱眉,“肚子疼?要去医院吗?”

    “不用!”文心低着头,“我在家学是一样的。让老师来上课!”

    你当请来的老师人家是家里养的奴才,叫人家来就得马上来?给他们请的,哪个不是外面重金难请到的。但就是花再多的钱,你得提前说呀。人家的时间很满了,尤其是到了高考临近的时候,谁家请了好老师了,能随便就放手的。你这边说叫来,人家就得来,那边且等着你,啥事都不干的对吧?

    四爷把这道理跟她说了,“你要么利索的去学校,要么就在家呆着自学。但每次的模拟考试,你还是得去。看成绩吧!如果下次考试的成绩能进步,那你就一直在家呆着。如果退步,我给你办住校手续。你直接住校吧!”

    金文心吓坏了,“我不要住校。”在班里女生们都不理她,住校不得更不搭理她吗?她才不要。

    “那就立马换衣服,去学校。”四爷难得的冷了脸,金文心利索的上楼抱着书包下来了。

    这边保姆已经给把饭放在饭盒里了,“在车上吃吧。”

    几个包子,一个鸡蛋,一份牛奶,可算是把人打发了。

    大的省心的是真省心,不省心的那个心里是个糊涂的。这种糊涂蛋,看你怎么去想了。她虽然总犯蠢,但能带来的麻烦有限。比那些肚子里藏心眼的,又强了许多。

    再怎么说这大些的几个,很多东西她们都懂。反倒是两个小的,就怕孩子们被议论,心理上接受不了。

    两个小的确实是不知道,高高兴兴的下来吃早饭,然后告诉他们只睡了一觉之后,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父母说的时候,两人只是惊讶,一晚上原来可以发生这么多事。但就这一晚上,能怎么着?对他们来说,这种事完全是陌生的。

    两人还信誓旦旦的,“没事。又不是做了亏心事,有什么大不了的。”也不是说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能有什么呀。

    这种事,别人说是没用的,除非是自己去体会体会。

    文韬是男孩,还罢了。除了玩的好的几个男同学过来拍拍他,搂着他的肩膀问了一声:“真没事吧?”其他人是不会管的。

    不过文竹就觉得很麻烦了,女生的关注点永远跟男生不在一条线上。那边文韬被在课间拉出去玩球或是其他,出一身汗,然后啥事没有了。没人老围着你问东问西。

    可文竹这里,大家倒不是看笑话,而是那种同情和善意的提醒,当然了,还有一些八卦。

    下课了都急过来,这个问,“那上回去你家,那两个姐姐还不是异卵双胞胎,对吧?”

    对!

    “其实我觉得她们还挺好的,不像是那种事事的人。家里多几个姐姐其实也挺好的。”

    还行吧。

    “你也别太傻。有些人看着好,可是特别有心眼。你别傻乎乎的一点防备都没有。”

    这话说出来还有人附和:就是!长点心眼。

    那边还举例呢,“我大姨家就是,我大姨夫的前妻生的一个女儿,人家都说她可好了啥的,每次见客人的时候特别乖巧。可私下里,我听我大姨说,在家里动不动就给爷爷奶奶告状,老人就只说我大姨。然后那边的老人就不喜欢我大姨跟我表妹,一家子都得小心的捧着那早前生的。我大姨还是我表妹的亲妈呢,结果还不是一样的受委屈?我跟你说,遇上这种的你就别怂,就该撕了她的脸。”

    文竹:“……”其实挺简单的生活的。真的!家里没有那么多的鬼事情!那三个现在都忙的要死,一回来就被妈妈发卷子然后晚上不到十二点肯定是不能睡的。这个点,都是他们俩在下面跟爸爸妈妈在一起。早上起来,那三只就已经从家里消失掉了。不到周末有时候都碰不上面的,别看只在一个屋檐下。作息不一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大家都成了好邻居了。

    她就算是有个休闲什么的,也会去负一层,那边比较隔音,弹琴啊,玩耍呀,甚至是看个电影,下面的放映室呆着难道不好吗?这么大的家,各有各的事,连碰面都难,坐下来聊天没那个时间,这么下去……哪里有什么矛盾。

    她想解释吧,但看大家这样,好像解释了也没用。更像是自己在掩饰太平一样。

    这边是关心的,还有那不怎么关心的,会问你说,“你爸的前妻家真那么坏呀?你们家赢了官司,那那边呢?”

    那边就是千不好万不好,也轮不到自己说呀!自己说一分,传出去不得成了两分了。这是最近这半年才学会的道理。第一,学会闭嘴不谈。第二,家事别总对人言。

    还是白露在边上慢悠悠的撵人:“哎呀!都别问了,家里肯定也不是什么事都跟她说的呀。”

    也是!

    但这些人私下里怎么说就不知道了。

    反正就一个字——烦!

    就连老师都把她叫到办公室,温声细语的说了很多关怀的话。拜托,她家里爸妈都挺好的,又不是没人要的小可怜。怎么这会子大家反而同情起她来了。好像妈妈顾着前头的,爸爸也顾着前头生的,没人管她了一样。

    她突然间就想起那个段子:老婆,赶紧回来,你的孩子和我的孩子正在打咱们的孩子。

    我可去他的吧!

    林雨桐那边呢,粉丝量突然大幅度增加。小白一整天就坐在沙发上,没别的事,就是刷微博。今儿中午,她还发了一个动态,将一桌子饭菜拍了上去。

    虽然照片里没有人,但还是能看出来当事人并没有受这次舆论的影响,生活依旧在正轨上。瞧瞧这一桌子饭菜,有食欲吧。

    天慢慢暖和了,今儿叫了编导妹子过来,林雨桐多做了几个菜,还做了一个麻酱拌凉面。这妹子是北方人,一来就赶上饭点,然后毫不客气的大口朵颐,连着添了三次饭,那个小碗吃了四碗面,喝了一碗面汤,吃了n多的菜,打了一个饱嗝之后,才靠在椅背上,“林姐,谁走我都不走。”只凭这隔三差五的改善生活,她是打死都不会走的。

    小白白眼翻着,录了一季节目,这位吃胖了十斤不止。可饶是这样,也没有丝毫要减肥的想法,每天还是一听说哪里的口味好,那是死活也要去尝尝的。别的事,那是相当不走心。

    这就是一吃货而已。

    但又不得不说,这个吃货脑子里是很有创意的。之前没采纳,不是主意不好,而是觉得执行不了。而且,这位对那些背后的暗潮似乎天然缺一种敏感度一样。好几次李导叫这位去吃饭,她就摇头,“去城东的那间煎饼铺吗?评分超高……”

    没人跟她一样,热心于平民饮食。

    当然了,要是把这位往聪明的想一点的话,她确实是那个没有跟人同流合污,而叫两边都没有厌恶和提防她的人。如果这一切都是有心而为的话,那这人就真的挺了不得的。

    大家都叫她沈小胖,沈小胖这会子那表情像一只吃饱喝足的猫,透着一股子慵懒,“林姐,那边都接触的差不多了。您是怎么想的?”

    “除了你,还有没有不想走的?”林雨桐就问说。

    沈小胖想了想,“化妆师不想走,还有摄像助理不想走……”

    林雨桐:“……”这俩是走了就没饭吃的。化妆师本来就是林大丽的化妆师,别人的节目换了主持人,人家主持人有自己的化妆师的,用不上她。而这个摄像助理,是个摄像专业刚毕业的大学生,平时帮着摄像师傅扛机器的。自己愿意养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但换了东家人家未必愿意要他。

    沈小胖就道,“林姐,不想走的就别留。早点处理干净,咱们早做打算。我信姐的手艺,只凭着这手艺,跟着您饿不着的呀。李导呢,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是野心大,知道能赚钱,那自然就得赶紧赚呀!您太佛系,他太急,不能说是谁的错。毕竟,不是谁

本章未完,点击↓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