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十九章 亲戚(1/2)
    当小萝莉在医院挥洒汗水时,全国各省诸多的中学也在中考中。

    高考时间全国统一,中考并不一致,各省的中考时间有先后,基本都是6月中旬,大致从6月14日——6月26日。

    湘南省各市中考考试时间大约是6月17、18、19日,岳州市6月17—18日中考。

    陈丰年也是一枚中考生,而轮到他中考时,陈家的大家长们又紧张了,要不是怕影响他发挥,估计能千叮万嘱的每天叮咛一万遍,嘱咐他要加油。

    不能给孩子增加压力,又生怕陈丰年掉链子的陈家大家长们心里是没多少底儿的,他们真怕陈丰年考不好。

    中考成贯不好,如果上不了好的高中,只能读职高或中专院校。

    陈康等人担忧得不得了,陈兆年不担心弟弟呀,陈丰年也很淡定,甚至可以说心情超好,他能如期中考,某个杨同学以及杨同学的“铁哥们”通通缺考!

    杨某同学和他的铁哥们把陈家小兄弟打得很惨,架不住陈家小兄弟有个超厉害的表姐,短时间内就让他们活蹦乱跳了。

    杨同学他们一拨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中等伤的还好,五月末就出院,重伤的几个莫说拿笔写字,连筷子都拿不稳,甚至有俩胳膊还打着石膏。

    所以劳筋伤骨一百天那句话不是瞎说的。

    陈家小兄弟们听说杨某同学的情况,心情极度的舒服,要知道他们当时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自卫,也专挑对手的手脚下手。

    他们当时就一个想法:要死也得拉个垫背的,我不能读书了,行,你也别想有个好前程,我要是缺胳膊断腿了,你也休想完好无缺。

    拼死自卫的结果不出意外两败俱伤,然后,他们交对了朋友,有陈家小兄弟的表姐,他们只承受了疼痛,转而又回到学校。

    杨同学和他的小伙伴注定只能缺席中考。

    死对头过得不好,陈丰年和小伙伴们心情棒哒哒,高高兴兴的度过中考前的冲刺阶段,怀揣着无比兴奋的好心态参加中考。

    18号是中考最后一天,陈丰年和小伙伴们考完最后一科,出了考场,收拾行李离校回家。

    陈兆年高考后也没去哪,在家陪爷爷奶奶。

    当陈丰年回到家,陈家一家老少晚上一起下馆子,祝贺孩子高考中考结束。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晚饭,第二天,陈辛夫妻、陈捷夫妻携带行李证件,送孩子乘坐动车直奔首都找小乐乐。

    陈康周微没有去首都,他们预计等高校放假后的暑假期间再回e北梅村度假。

    陈家六人乘坐的高铁从沙市始发,途经岳州市,于下午两点多钟抵达首都的京西站,陈家四个大家长下车出站即打的士前往乐园。

    周末交通压力大,的士司机费尽千辛万苦,费了三个半小时才把客人送到目的地。

    陈家人赶到乐园已是夜笼大地,乐园大门内外被路灯照得亮堂堂的。

    陈兆年陈丰年对应了地点,拎着行李高高兴兴率先冲向乐园大门,陈捷在后面,一边疾行一边给表弟打电话。

    在乐园的修士们也知乐家的亲戚当天要来,到天黑时分收工,先洗涮了一番,在餐厅坐等着陈家亲戚来了再吃晚饭。

    乐爸周秋凤在门卫房守着呢,看到来电显示也不接电话,跑到大门前将虚掩的铁门的小门打开,一步迈出门,看到跑来的两个小少年和后头的四个老表,憨笑。

    陈兆年陈丰年飞奔到高大的别墅门口,没顾得上打量建筑,冲着表姐的爸爸、继母甜甜的喊“表叔表婶”,喊了一声,就问:“我姐她还没下班啊?”

    “你姐还在医院做贡献,忙完才能回来。”乐爸看到陈家的另一个侄子,也没觉惊讶。

    周秋凤让表侄先进园,两个小少年没急,等父母。

    陈辛陈捷看到表弟表弟妹从大别墅里走出来,带着各自的婆娘小跑着前进,跑到别墅门口,向表弟夫妻介绍自己的媳妇。

    卢嫂、钦嫂在手机视频时有见过老表,真正的见面,觉得老表比视频里更耐看,一致先叫了一声“表弟、弟妹”。

    乐爸周秋凤与老表们见了面,先不拉家常,领老表们和还在等着的表侄子进大门,先锁上铁门,再带人先去外院的客厅放行李,让他们去洗脸洗手,准备吃饭。

    因为是夜晚,陈家六人没看清对着大门摆的影壁是什么材质,听说在乐家的一些客人还等着自己一起吃饭,也顾不得仔细观察大园子,放下行李,飞奔去公用卫间洗了手和脸,随表弟去餐厅。

    管厨房的帅哥知道陈家人到达,已经张罗上菜。

    蚁老带着徒儿在餐厅读书,直到上菜时才暂停,让小乐善去见见他家的亲戚。

    陈丰年看到小表弟,飞奔过去把小家伙抱起来,开开心心捏了捏他的小脸蛋,才问:“善善,还记得表哥不?”

    “记得,你就是不乖,被姐姐揍了一顿的小表

本章未完,点击↓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