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胜算百分百(1/2)
    丛慢慢看着卑躬屈膝站在自己眼前低着头的于秘书,虽不悦,但顾念着这是在顾有汜面前,短暂的沉思了一下,忍了。

    ‘噌’的一下自沙发上坐起身来,丛慢慢孩子气的瞪着顾有汜。

    “好啦!”她气冲冲的,“既然你现在工作很忙,那我就不打搅你了,但是……”

    凡是就怕个但是。

    “三天后就是除夕夜,我是看你一个人在w城过春节孤苦伶仃的,所以来叫你一起去我家吃饭。”

    于秘书催的紧,她蛮横的又冲着顾有汜喊了一声。

    “你去不去嘛!”

    顾有汜埋头在电脑前,好听的声音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叮咛作响。

    “不去。”

    说出口的话却如此的不近人情。

    丛慢慢生气的甩手,在于秘书的催促下不情不愿的离开了顾有汜办公室。

    这边两人前脚刚离开,后脚顾有汜便又联系上了吴只只,他语气毫不在意的将刚才的情况解释给吴只只,可吴只只却更加不满意了。

    “你实在是多余这么一长串解释。”

    真的问心无愧的话,干嘛专程回电话过来打搅她惬意的下午。

    其实,自确定了顾有汜不会回来时,吴只只就一直在生闷气,更别说是和他打电话了。

    “你还有其他事情吗?没有我就先挂了,忙着呢。”

    连带着最近的语气都不是非常和善。

    顾有汜:“你的工作不是都结束了吗?又接了新的?”

    “不是。”

    这几天从和必和李金铭身上得到了些灵感,吴只只想做一首专属于自己的单曲。

    目前正在筹备中,连个雏形还没有,但是吴只只有信心,她绝对能在年中做出这首单曲。

    “灵感就在眼前,我没时间跟你浪费了,挂了。”

    利用这个绝佳的借口,吴只只再次挂断了‘负心汉’顾有汜的电话。

    但这一次,顾有汜没有再打过去的理由,他是当真觉得吴只只是需要空间搞创作,于是,又耽误了能够和她及时解释清楚的机会。

    顾有汜这边忙着新公司,丛家才解决蓝迪后事的期间,a城又有了新的变化。

    除夕当天。

    中建集团刘总再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情绪激动的告知了陈伟阳一个绝大的好消息。

    “……顾氏分布在市中心和北郊的分公司已经在我们囊中了,只要我一声令下,今晚过后,顾氏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哈哈哈哈。”

    陈伟阳比之刘总要显得谨慎一些,但是他人不在a城,虽然一直在暗中操控这一切,但毕竟不在现场,不能保证一切尽在掌控。

    若是不这么着急,他肯定是要亲自督促这一切。

    但现在,只能通过刘总的眼睛和嘴巴来安排这一切。

    “胜算多少。”

    陈伟阳一边打电话,一边从床上坐起来,他这段时间过得黑白颠倒,不拉开窗帘甚至都不知道现在是白天亦或者是黑夜。

    “那可是百分之百的,嘿嘿,”刘总谄媚的笑着:“你就等着我今晚的好消息,我这就让人动手,相信我,只需要一个晚上,明天迎接我们的可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刷拉’一声,陈伟阳拉开厚重的窗帘,刚拉开的一下,刺眼的光芒照耀进来,陈伟阳急忙抬起拿手机的手挡了一下,没有听清楚刘总后边的话。

    待他缓慢适应之后,刘总那头又只有得意的笑声。

    即便陈伟阳从一开始就不是很欣赏刘总,但现在,刘总是唯一他能放心,且能够控制的人。

    除了暂时附和他,陈伟阳目前没有更好的法子。

    “今晚就动手,”陈伟阳确定。

    “我也是这么想的,”刘总嘿嘿奸诈一笑,“就当做是给顾氏的新年礼物了。”

    陈伟阳点头,满意的很。

    两人的如意算盘打的响,彼此都觉得这事儿一定能成,在这个档口,陈伟阳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丛子安。

    自从他离开丛家之后,丛子安中间曾发过消息给他。

    但是才知道事实真相的陈伟阳一直都没有回复过丛子安。

    抚养十八年的儿子其实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这其中的痛苦又岂是轻易便能同人诉说的,陈伟阳到现在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在他内心深处,至今还存留那么一点点的希冀。

    他迫切的希望着,希望那天自己在墙根听到的那些传言都是假的,那要不是真的,该多好。

    他就可以在丛子安开学之前,先将半个顾氏收入囊中,继而解决掉一直看不起自己的丛家,而后心安理得携带着万贯家财接丛子安回a城。

    早在丛子安来w城后,陈伟阳就一直这样算计着的。

    但……他真没有预料到中间会横生枝节,搞出其他这些事情。

    既然今晚过后就要做个最终了结,陈伟阳立刻决定,前往丛家,面对面的和丛天灵、丛白书两人对峙。

    就算丛子安真的不是自己的儿子,他也要从那两个人口中听到真相。

    陈伟阳想着,立刻准备了起来,先前花了大价钱雇佣而来的杀手组织早就驻扎在了w城,只要他一声令下,他们就能悄无声息的踏平丛家那栋老房子。

    陈伟阳胜券在握踏上前往丛家的路,此时刚好是黄昏,眼瞅着天际线已经暗了下来,他唇边溢出一抹嗜血的冷漠。

    从w城各处

本章未完,点击↓一页继续阅读